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谕官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今日: |昨日: |帖子: |会员:


查看: 619|回复: 15

[图文故事] 【谕澜殿】[图文] 碎似轻风 <玉虚x光刃x炎天>

[复制链接]

2

主题

115

帖子

0

精华

积分
91
云券
528
云垂声望
58
天币
17
发表于 2017-11-10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论坛,赚取积分可领珍贵论坛礼包,让你轻松玩转天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一枪穿破九霄云 于 2017-11-10 01:18 编辑
碎似轻风 版头.jpg



【写在前面】

【本文作者为 @墨灬子羲  @易玄玑WingsFer  以及我,共同创作 】

【男男耽美向,正剧风,CP玉虚光刃炎天,炎天总受,三劈高能预警】

【还!有!历史的车轮滚滚碾压而过的痕迹】

【可能很长,三劈注意,强制注意,飙车注意

本同人文与条漫《云垂动物园》配合阅读,效果更佳链接请戳  云垂动物园-第一话
————————————————————————————————————————————

碎似清风海报第一张.jpg


part1. 霜戟军来了新教官

        设置于苏澜城外的帝社驻军营内,今天一早便有了新的文书下达过来。此时的办公处内,虽像往常一样而井然有序,不过这条消息,却像长了腿似的,悄悄传遍了霜戟军驻地的每一张办公台。
        霜戟军作为云垂帝国第三国家军队,成员组成基本是由六阶段位的人员组成,虽只有六阶,战力却未必输给同为帝国军队,编制中尽是七阶军士的圣剑军和岩锤军,原以为这次委派来的不知是哪几位新晋的六阶俊才,没想到,委任文书上关于三位新晋军官的阶位,都赫然写着一个七字。
        严格来说,帝国确实没有过明文规定,一定要同阶位的教官来担任,不过考虑到教官与军士之间若是同等阶位,更容易被接受,以及功夫术法的授业更加方便,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选择同阶位的教官授业,就如同潜规则一般,尤其是像军队这种等级制度森严的地方。故而这次的阶位的问题,虽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但是私下里也足够引得一众教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了。
        “这次帝国统帅的安排,很是耐人寻味啊。”
        “可是文书上不是写着,三位教官都是因为在前线战场受伤,不适合继续在岩锤军就职,所以才安排下来的吗?”
        “啊?是这样吗?难道那三个教官都是……”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同时,引发话题的三张文书,正静静地躺在镇国大将项离春的办公桌上。项离春毫不在意地扫了一眼,摸过一旁的红章,逐一盖上确认,动作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露衔音,二十四岁,灵珑,帝社添翼真统龙将,七阶。
        项明睿,二十七岁,圣堂,帝社冲霄真统龙将,七阶。
        风破羽,二十一岁,炎天,帝社冲霄真统龙将,七阶。
        项离春的目光落在第三张文书,二十一岁和冲霄二字上。然而他也只是稍微停顿了一刻,似乎稍稍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可惜的样子,可最后还是在文书上落下了章。
        风破羽。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才二十一岁的七阶冲霄真统龙将……这样好的人才,竟也是因为伤势难愈,才不得不从岩锤军退下来的吗?




Part 2 风破羽
        风破羽随着两位同僚,走进霜戟军驻地的办公处。有露衔音这样的灵珑美人在前,高大壮硕的项明睿在后,便显得他平平无奇,丝毫不引人注目。
        同僚带领三人,依次找到位置坐下,风破羽的对桌已经有人,见有新同僚过来,那人便从一堆文书中抬起头——
        “云麒。”对桌的那位玉虚同僚对风破羽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羽睫微垂,半遮住清澈的翡蓝色眼眸,言毕,似乎是习惯性地勾起一点浅淡笑意。
        不远不近的温和,又带了恰到好处的自矜。
        “炎天帝院,风破羽。”他同样回之一笑,眉宇间半分意气,半分舒朗,还带了半分令人难以觉察的傲气。

        自此,霜戟军帝社的办公处,新人调任的小小风波,算是暂时压下,即便是有暗流,表面上看上去,却是一派的风平浪静一如既往, 三人融入帝社工作也是非常之快,因为没多久,便是霜戟军的秋季大演兵,整个帝社办公处,都因为这次的演兵仪式,忙得不可开交——因为这次,他曾经的直属统领将军霍征,将会来霜戟军,带领岩锤军与霜戟军一同军演。对于刚从岩锤军一线退下,转而调入霜戟军的风破羽来说,这次的演兵,便显得尤为重要。
        风破羽此人很是认真——不,可以说是有些认真过头。入职约摸半个月左右,他便和另一个部门的光刃同僚流霆,因为琐事起了一次摩擦,好在被及时赶到的露衔音化解。
        看着流霆离开的背影,露衔音犹豫了一下,还是对风破羽小声提醒。
        “破羽,此处是苏澜地界,霜戟驻地,我们人生地不熟,在没摸清局势之前,你……要小心些。”


传承天谕文化,分享玩家作品。

本作品由“谕澜殿”内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欢迎分享、加入"谕澜殿" 和平 开放 有爱的官方玩家团队 攻略/采访/同人。

谕澜殿LOGO.png



2

主题

115

帖子

0

精华

积分
91
云券
528
云垂声望
58
天币
17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枪穿破九霄云 于 2017-11-10 17:05 编辑

Part 3 执旗
——————————————————————————————
        霜戟军的众人忙了大半个月,不知不觉便到了演兵之日。
        霍征将军率岩锤军,与霜戟军的演兵精锐,在帝都演武场汇合。一直在筹备此事的霜戟军文书长与教官,更是提前几日便到了场地开始布置。演兵当日,负责人员调配的风破羽刚一看到霍将军身边的执旗将士,就皱起了眉头。

        “破羽。”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风破羽回头,背后站着的正是以前岩锤驻军时便与自己相识的旧友易水,可他此刻却没半分叙旧的心思,而是忧虑地看着霍将军身边那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年军士。

        “怎么霍将军的执旗,是霍小将军?”

        所谓执旗,便是在演兵场上,从演兵起始,就要升起一面高高的驻军军旗,由将军身边的近卫亲手执索,直到演兵结束,不可将绳索系于旗杆之上,不可假力他人,更不可以让旗子掉落,这项工作,对于执旗军士的毅力,心性,臂力都是一个严苛的考验。

        “随他去吧,”易水笑道,“原本霍将军身边,就是由霍小将军执旗的。”

        风破羽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着站在霍将军身边站姿笔挺的矮小身影,他又把话咽了下去。

        霍征将军的子侄,人称“霍小将军”的霍天耀,现在也不过只有十二岁,能当得起执旗这项重任吗?


        让风破羽意外的是,霍天耀执旗却是意外地稳当。好在演兵当日,风也并不算大,因此一个时辰下来,一切平平顺顺,悬挂着岩锤军大旗的高杆,连摇都没有摇晃半分。

        看了看计时器,演兵最多也就还有半个时辰便能结束,他又看了一眼霍天耀,矮小却笔挺的身量,脸上没带半分疲色,看起来,一个半时辰的执旗,对他确实已经不算是什么难事。

        他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却没敢松懈半分精神。

        然而就在此刻,变故突生。

        也许是拼招时间过久,其中一名光刃军士手上的雪月狂花原本就有了裂隙,加上二人的招式越来越快,只听到当地一声,半把折断的锋刃,闪着寒光飞了出去。

        只见那把雪月狂花,直飞向站在霍征将军身旁的霍天耀,他毕竟只有十一二岁,眼见半把断刃闪着寒光飞过来,一下子惊住了,好在他身旁的圣堂军士眼疾手快,擎起盾牌飞快地替他挡下断刃,只听到铛一声金器撞击的脆响,那把断刃被他格挡开来。可霍天耀却手上一松,原本握着的旗帜绳索便刷拉拉地窜了上去,那面军旗,也带着猎猎风声,以可见的速度降落下来。

        糟糕!

        若是军旗委地,莫说是岩锤军颜面扫地,一同军演又负责筹备此事的霜戟军,面子上又好得到哪里去?

        霍天耀顿时着了慌,赶紧去握那军旗绳索,可是越急,那绳索被旗杆带得左右摇晃,根本抓不住,兼之此刻又是一阵风吹过,绳索被吹得高高扬起,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军旗降下来。

        就在此刻,一道黑红色的身影,倏然窜了出去。

        那身影极为迅捷轻盈,如一支黑羽,又如冲霄的云雀,他足尖平踩着周遭插着的彩旗顶,运起轻功,轻轻一点,那彩旗的旗杆本是平海镇修竹所制,颇有几分弹性,借着这一弹之势,窜上演武场上悬挂的幡,又借着这幡的力道,向更高处飞去,眼见便能够得到扬起的旗索,可力道借完了,就差那么一点。那道黑色的身影不急不慌,臂上机关匣向着无人的地面飞射出两枚螺旋飞刃,借着这一冲之势又攀升了几米,终于稳稳地握住了绳索。

        此时他离地面已经有十数米,一旁的霜戟军同僚脸色都变了。有人大喊:“快,他要跌下来了,找人去接住他!”

        可话是这么说,此时又怎么去接?

        风破羽拉着绳索急速往下坠,那面军旗也飞快地往旗杆顶部攀升,有胆小的人甚至要尖叫出声,不敢再看。

        就在他离地面还有三五米的时候,只见黑影单手执枪,对准地面的无人处,砰地一声巨大的枪响,一发强劲的大号狙击子弹,如同流星一般呼啸而至。

        炎杀系,爆裂流星·天火!

        天火弹巨大的后坐力让风破羽疾速下落的身体在空中硬生生地一滞,借着这最后的后坐力,顿时缓解了对地面的冲击,他抓着绳索的手掌微微放松,顺着溜下来,跃到地面,将绳索重新交给霍天耀。

        “……”霍天耀机械地接过绳索,目瞪口呆。而方才那个耍得一手好轻功的炎天技师,对他微微点了点头,说了句“握好了”,便没入军演的人群中。等霍天耀回过神来再去找他的身影,却见满眼一模一样的炎天制服,再也瞧不见那冲霄蹑云的身影。


        军演结束,该清算的,就要清算了。

        霍天耀单膝跪在霍征面前,身量单薄却笔挺,像刚抽出新条的柳枝,声音还带着属于少年的稚嫩:“此次军演执旗,属下办事不利,请将军责罚。”

        霍征没有说话,而在一旁的项离春,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

        “风破羽。”

        风破羽从一旁的军列站出来,单膝跪地。

        “属下失职。”

        项离春摇了摇头,“你的错处,却不在失职。”话音刚落,便听到他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军演时,你的子弹为何是上膛的!”

        项离春极少用这般严厉的口气训斥,而听到斥责的霍天耀,却肩膀一抖,忍不住开口,“项将军,他没有……”

        “霍天耀,项将军在处理霜戟军务,”霍征沉声,“住口。”

        霍天耀浑身一抖,不敢再言。


        结局就是风破羽因为军演没卸枪膛的子弹,被关进了禁闭室,没饭吃,霍天耀没挨罚,全须全尾地回了岩锤军驻地。

        真是倒霉。

        风破羽靠在禁闭室的墙上,从高高的换气窗,望着窗外清冷的月光。

        “喂!”

        换气窗上出现了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禁闭室那么高的墙壁也不知道怎么爬上去的。

        “做什么?”风破羽丝毫不意外,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别处。

        “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少年把一包东西用绳子拴着吊下来,“喏,我还给你带了晚饭,砥石鸡公煲,可惜来的路上已经冷了,你凑合吃点吧,吃完了鸡骨头再装进罐子里,我收走。”

        风破羽深深地看了一眼趴在窗台上的少年,眼神有些复杂,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是冤枉的。”

        “我看到你上枪膛了呀,”少年换了个姿势,坐在换气窗的窗台上,随口说。

        风破羽刚把一块鸡肉塞进嘴里,闻言停止了咀嚼。

        “真的,”霍天耀笑嘻嘻地说,“你是左手抓的绳索,右手单手上的枪膛,好厉害,我在岩锤军从来没见过跟你一样能单手上枪膛的炎天技师!”

        不,厉害的是你。

        那么多人都在盯着我,盯着旗子,可却只有你注意到了我上枪膛的动作。遇到这样的事情,纵使慌乱,却也能够冷静观察……霍家这小子,将来怕是个厉害人物。

        “对啦,你今天用的那一手轻功叫什么?”

        “碎似轻风。”风破羽说。

        “那你能教我吗?”霍天耀追问。

        “我吃完了,你拿走吧。”风破羽把没啃完的鸡骨头丢进罐子里。

        “哦哦哦!”霍天耀把罐子慢慢地升上去,一边拉绳子,一边嘀嘀咕咕地说,“岩锤军怎么就没有你这么厉害的人呢?”

        “我原先就是岩锤军的人。”他淡淡地说。

        “啊?那你为什么要来霜戟军呀,这边都是六阶军士,如果我没看错,你的神机鬼械,只有七阶的人才能佩戴吧?”霍天耀一派天真烂漫地问道。

        而风破羽,却没有再开口,就在此时,他听到外面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听到霍天耀压低嗓门说了一声,“外面有人来了,我先走啦!明天我再来找你!”就看到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刺溜一下消失不见。

        “为什么不留在岩锤军……”

        风破羽看着空无一人的换气窗口,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地说,“……因为我在战场上伤了腿,否则,我根本不需要那发螺旋刃,就能够到绳子。”

        在那一式碎似轻风中,原本螺旋刃是他用来作为落地缓冲的,根本不需要再加一发天火弹。若是当初他的腿还没有受伤的时候……

        他定定地看着窗外,冰凉的月光映进他翡翠色的眼眸,波光细碎,落寞又寂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霍天耀在两位大将面前讲了什么,原本要关三天禁闭的风破羽,只在禁闭室呆到第二天,便被放了出来。

        霍天耀站在不远处对他用力地挥手,未曾磨尽的少年心性,在这次演兵中也没有再遮掩。他跑到风破羽身边,笑眯了一双比汐语湾的海水更通透的蓝色眼眸,“你那一式碎似轻风,教我好不好?”

        风破羽上下打量了一番霍天耀,摇了摇头,“你学不成的。”

        “咦?为什么?我的根骨不行吗啊?”少年有些失落,“还是我现在学,年纪已经有些大了?”

        “不是,”风破羽说,“你根骨不错,年纪也刚刚好,可你将来要入圣堂龙脊,这一式碎似轻风,需要炎天的术法技巧作为配合,即便是辛辛苦苦地练成,恐怕也不会有施展的地方——霍将军是不会允许你投身炎天门下的。”

        “可我现在不是圣堂弟子啊,”少年笑嘻嘻地说,“教我吧,我不怕吃苦。”

        “可是你学这种注定无用术式毫无意义,而且,轻功入门容易,想要大成却是异常困难,”风破羽皱着眉头,“比什么术式都难,个中苦楚,我怕你坚持不下。”

        “那你怎么练的?”少年眉头一扬,一脸不信,“你能练得,我为什么就练不得?”

        “我?”风破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嘴角微微一翘,“若是你能像我当初一样坚持,我倒也不介意把这一式轻功传授给你,不过,我不希望教没毅力的徒弟,如果你在训练过程中,抱怨一句,或者是说出一句不想练了,我就不会再教你。”

        “一言为定!”霍天耀扬起一只手掌,掌心对着风破羽。

        啪。风破羽一掌击在少年的掌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15

帖子

0

精华

积分
91
云券
528
云垂声望
58
天币
17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冲突.jpg



part5.冲突


“今日之事,本是个误会 。”


风破羽整理完第五份材料,正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却忽然听到对桌的那个温和却带着疏离的玉虚弟子云麒,开口说道。


他抬起头,看着对桌的玉虚弟子,不紧不慢地批注完一份材料,又仔仔细细地整理妥帖,才放进封口的文件袋内,做完这一些,他才抬起头,翡蓝色的眼眸,温柔又通透。


“流霆并非性情暴躁易怒之人,只不过他近日忙于仪仗事务,午间休息不好有些焦躁,再加上他平素最不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哭闹和尖叫声,因此才有今日发作之事。”云麒缓缓说道。

风破羽楞了一下,“为何和我说这些?”


云麒笑了笑,道,“只是不希望同僚之间生出罅隙。”


“这倒不会。”风破羽顿了一下,道。


“嗯,那便好。”云麒说罢,又低下头,继续批注材料。


风破羽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自己对桌的玉虚弟子,本来想说点什么,还未开口,便听到办公处的门,咣当一声被狠狠地推开。


“风破羽!!!”


那冲进来的光刃弟子,一脸怒气,狠狠地将那件天韵,用力掼在他面前的办公台上,发出一声闷响。原本束得整整齐齐的金色发丝,因为冲得太急已经有些散乱,紫色眸子中盛满怒意。


风破羽转过头,看着自己面前气冲冲的光刃。


“你故意的是不是!”他咬牙切齿,“你这件衣服的肩章和领标都是七阶冲霄真统龙将的,你给我穿,什么意思!”


“哈,”风破羽当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真要是那股劲儿上来,性子里的孤高和傲气压都压不住,“我哪里知道你只是个普通的六阶龙将,阶位低难道还要怪我吗?”


“你!……”流霆盯着眼前的炎天技师,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瞪了他半晌,才狠狠地甩下一句“你等着”,掉头就走。


“站住!”风破羽站起来,冷声道,“流霆,霜戟军驻军的条例规范是怎么规定的?你就是这么和高阶军官讲话的吗?”


流霆正要离开的背影猛然顿住,闻言,慢慢地转过身来


眸光流紫,冷华飞霜,看不出什么怒气的神色,可不知道为何,那模样就像是盯上了猎物,缓缓接近的老虎,有一种让人想要落荒而逃的强大威压。


他真的生气了。


整个办公间顿时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突然,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安静。


“流霆 。”


风破羽对桌的玉虚云麒,不疾不徐地把面前的文档一一整理好,似乎对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毫无察觉,而是递过来一沓已经装好的文件袋,“如果路过总务,烦你帮我递交给玉虚负责人,有劳了。”


流霆没有说话,也没有接那沓文件,云麒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五秒,似乎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惊讶,手的主人从书堆中抬起头,一脸诧异。


“怎么了?”


“不,没什么。”流霆接过文件,强大的威压在不知不觉间消弭于无形,他转过身去,再也没有看风破羽一眼,径自离开了办公处。众人这时候,才不知不觉地松了一口气。


风破羽转过头,看着坐在自己对桌的玉虚弟子云麒,云麒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依旧是如同初见时一般,习惯性地勾起一点笑意,清浅又疏离的模样。





Part 6 布局


一式碎似轻风,似乎也没有太多需要传授的技巧,而是需要大量的练习。


风破羽将那一式轻功,总共分成了冲霄,蹑云,逐风,碎羽四个步骤。冲霄发力,蹑云腾空,逐风借势,碎羽进攻,仔仔细细地为霍天耀讲授了几天。少年用心总是学得最快,因此目前虽未大成,却已经将入门的基本技巧掌握,只剩大量的巩固练习。


霍天耀整日里闷在岩锤驻地,一边自行钻研一边继续修炼,倒是来霜戟军驻地来的少了。没有了那缠人的小子每天过来,风破羽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不过相应的……


他总感觉最近的工作处处不顺,可以说是处处受阻。


风破羽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恐怕是那日得罪了流霆的缘故。流霆此人师承千光剑冢门下,人生的高大俊朗样貌好,性子又亲和好相处,每日休息的时候,总有别组的女孩子爱围着他转。


他甚至看到有个妹子给流霆头上扎了个小辫儿,流霆毫无察觉地顶着办了一下午的公务,直到无意中照到镜子才发现,就是这样,这小子哈哈一笑,随手摘了下来,完全没当回事。


这么个吉祥物般讨喜的人物,若要针对谁, 或者给谁使个绊子,简直不要太容易,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只需要透露一下矛盾和态度,有得是迷弟迷妹愿意代劳。


“这份报告,需要重新写一遍,数据采集方面有问题。”


眼前这份被打回的报告已经是第四次了,每次都是说数据整合有问题,可这份报告明天就必须要报批到霜戟军的总务过审才行。风破羽有些焦躁,他打开报告仔细校对的时候,正好有个妹子在缠着流霆说话。


“流霆小哥哥,你有结契没有啦?”


小姑娘很是大胆,上来就直奔主题。


流霆笑的很是灿烂,扬起手腕给对方看上面的饰物,“有的有的,我很早就有结契对象了,……”


小姑娘看着他手上的印心手镯,有点点失落的样子,又叽叽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么,风破羽也懒得去搭理,打开报告仔细校对数据。


看了大约大半个时辰,就看到有修长漂亮的手指,笃笃笃地敲了敲自己的办公桌。


他抬起头,正看到流霆俊朗的脸庞,金发整整齐齐地束在脑后,紫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来,似乎是带了笑,却又感觉不到半分善意,更多的是挑剔审视的目光,甚至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兴奋和期待。


“七阶冲霄真统龙将大人,遇到解决不了的难事了?”


这是那次二人冲突后,流霆第一次和风破羽说话。风破羽看了他一眼,完全读不懂他眼中的情绪,说幸灾乐祸似乎算不上,嘲讽的话……就更算不上了,可是主动来找他讲话,怎么想都觉得十分奇怪。


此时的办公间内,只有风破羽和流霆二人,心怀善意的对桌玉虚云麒也外出办事去了,连个能解读和起润滑作用的人都没有。


“这个数据,我知道在哪里有。”他眉眼微垂,目光从风破羽面前的报告上随意地扫过。流霆的睫毛很长,五官格外立体深邃,曾经有小姑娘和他比过谁的睫毛更长,比过之后,纷纷表示,就没见过这么长睫毛的汉子。


“帝社办公后区,经三纬二处有个以前的档案存储室,一些老旧的资料都存在那里,就是挨着后山很近的那个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15

帖子

0

精华

积分
91
云券
528
云垂声望
58
天币
17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枪穿破九霄云 于 2017-11-16 17:18 编辑

part2.jpg

part4 针锋相对
——————————————————————————————————————
       “啊啊啊啊啊啊——”
       午休时候,校场上传来少年的吼叫声,引得霜戟军办公处的人纷纷从窗口探头探脑。

       “烦死了!”正伏在桌子上午睡的流霆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愤愤地一拍桌子,起身离座,“大中午的还让人休息不了!”

       众人鸦雀无声。

       “每天那小鬼满校场的跑,操练都不好操练,我非得下去给他们个教训不行!”

       “算了算了……”有人拉着流霆的手臂,好言相劝,“消消气,下午你还有仪仗队的训练,就好好休息,别去招惹那个家伙,平白惹一肚子气。”

        “哼!”

      
      流霆狠狠地把袖口从对方手里拽出来,却没想到此时背后经过一个捧着墨粉的勤务兵,他那动作幅度本就略大,这一收手肘的功夫,竟然把整整一盒墨粉全都洒在了身上。
        他下午正是仪仗队的领队,身上此刻穿着笔挺妥帖的雪白制服,肩披蓝绶带,腰悬金穗,袖别玉章,长长的燕尾几乎垂到地上。此刻墨粉泼了一身,整件衣服怕是都毁了。

       勤务兵一看便知道闯了大祸,顿时呆在了原地。
      
       流霆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再一看那勤务兵正是风破羽的,立刻火冒三丈,指着勤务兵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干的好事!”

       勤务兵吓得抖抖索索地说不出话,刚要跪下赔礼,此刻门却被推开,风破羽刚好从门口进来,瞧见流霆正在冲自己的勤务兵发火。

       “什么事?”他走过来问道。

       勤务兵磕磕巴巴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风破羽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流霆,先问了一句,“这衣服可有替换?”

       流霆仍旧一脸怒容:“下午仪仗表演要用的,怎么可能有替换,你是傻子吗?”

       风破羽被流霆不客气的话,也激出了几分怒气,本来若说责任,流霆与自己的勤务兵怎么也说是五五开,可他一味地指责自己的亲兵,不曾想过自己的过失,这就不啻当众打他的脸。

       更何况两个人之前已经有冲突,本来就是互相有些不对盘。

       “去,把我那件仪仗军服拿来。”他沉下脸,对勤务兵说。

       勤务兵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风破羽。

       “去拿!”风破羽不容置疑地说。

       “长官,你那件……”勤务兵吞吞吐吐地说,话还没说完,就被风破羽冷冷地甩过一个眼刀子,识时务地闭上了嘴,转身出了办公处的门。不出片刻,便捧着两件军礼服再次回来。

       一件是去年的霜戟海军军演礼服,馈灵工商特制,名为辉海。一件是今年新制的圣剑翼军军演礼服,名为天韵,天韵的制式,正与方才被泼了一身墨粉的流霆身上那件款式相同。

       看风破羽真拿来了备用礼服,流霆脸色稍霁,再加上旁边有人劝着,他也不想耽误下午的军仪训练,就瞪了风破羽一眼,一把从勤务兵手里夺过那件天韵,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勤务兵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一眼风破羽,低声道,“长官,这样做,是不是有些……”

       风破羽沉下眉头,拂袖落座,“他自己选的那件,跟我有什么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总攻大人

积分
609
云券
25532
云垂声望
3868
天币
3471

优秀记者花好月圆论坛OL活动勋章玉虚职业勋章(永久)单身狗精英玩家勋章时裳教主

发表于 2017-11-10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出来啦,抱雀雀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4

帖子

0

精华

积分
44
云券
116
云垂声望
26
天币
0
发表于 2017-11-10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0-0围观啦~盖楼l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

主题

922

帖子

0

精华

积分
201
云券
3018
云垂声望
364
天币
144

时裳教主

发表于 2017-11-11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长官真可爱,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总攻大人

积分
609
云券
25532
云垂声望
3868
天币
3471

优秀记者花好月圆论坛OL活动勋章玉虚职业勋章(永久)单身狗精英玩家勋章时裳教主

发表于 2017-11-11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长官真可爱,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1848

帖子

0

精华

平海奇侠

Rank: 4

积分
147
云券
4459
云垂声望
191
天币
108
发表于 2017-11-12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9

帖子

0

精华

积分
79
云券
441
云垂声望
13
天币
0
发表于 2017-11-16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天谕官网论坛

GMT+8, 2017-12-19 06:2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