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谕官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今日: |昨日: |帖子: |会员:


查看: 335|回复: 9

[音乐鉴赏] 【谕澜殿】[美音/小说] 「逆魔」牧登小燃同人歌曲,燃起来吧我的小火球!

[复制链接]

144

主题

3909

帖子

0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67
云券
35287
云垂声望
7815
天币
4277

与子偕老谕传尺素云垂百晓生

发表于 2017-11-30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论坛,赚取积分可领珍贵论坛礼包,让你轻松玩转天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尤物〃 于 2017-11-30 22:47 编辑



「逆魔」牧登小燃同人歌曲,燃起来吧我的小火球!



= 牧登衍生同人小说 =



【一】


残破的星垣神祠之中,伴随着被囚禁的怪物们挣扎般的吼叫声。混沌可怖的邪魔之火持续不断的在他心口灼烧着。他紧闭双眼,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神色痛苦,像是被囚禁在了最恐怖的噩梦之中。

 

在那个足以令他绝望的梦境之中,那个他立志为其效忠一生万死不辞的王,挡在了他的面前。

 

利箭的破空之声与刺入皮肉的声音相互交融混杂在一起,明明十分混乱,可是在他耳边却十分的清晰。他看着他的王在他面前倒了下去,沉闷的落地之声似乎连带着他的整个世界也一并的崩塌碎裂。

 

他想要上前伸手接住他,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他坠落,整个视野都被血迹染红。

 

他发狠般抹掉脸上的血迹,开口,却无法从喉间吐露出一个字。恍惚了一下,看着突如其来出现在面前的人,虽然笼罩在黑雾之中看不清面容,但那之后猛然燃起怒火的双瞳与他的眼睛相对,莫名的很是熟悉,甚至让他胆怯!

 

巨锏毫不留情的对准了他的头颅,但贯穿他心肺的,却是一柄突如其来的长剑。力道之大,他无法避免,抬头瞬间看到那是他的王,他的王像对待魔物那样,给了他毫不留情的一剑。

 

“啊啊啊啊啊!!”

 

极度绝望伴随着痛苦的吼叫在整个神祠之中回荡,引得不少星垣教众前来施法镇压住他。他眼中的最后一丝清醒被受到荒流之力影响而魔化的双瞳取而代之。他四肢无力,直接倒了下去。




【二】


星垣神祠,由星垣秘法所制造而出。所谓的星垣“神坛”,里面不但囚禁着不少由人类转化为的魔物,还囚禁着星垣神教费力所制造出镇守神坛的怪物。没有日月星辰,没有昼夜交替,只有不断重复着的魔化之物地嘶吼,以及怪物们的咆哮。

 

牧登存在的任务,也是唯一的任务,便是镇守神坛。他一次又一次的,机械性地将入侵者毁灭,毫不留情的用巨锏击杀一个又一个入侵者,看着他们葬身在邪魔之火里。在灼烧之中伴随着痛苦的哀嚎。牧登在那些人无数次绝望的眼神之中也一同堕入足以令他绝望的梦境之中。他看着他的王,一次次的在他面前坠落,再无生命气息。而每一次过后,那个被包裹在黑雾里的轮廓面容似乎也逐渐开始变得更加清晰起来。连同最后的那一剑,也更加的真实,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梦境中划破皮肉血溅出的声音。

 

不断轮回往复的梦境,改变着他被邪魔之火蚕食的内心。当牧登终于看清那人的脸时,他无比惊恐,挣扎着从梦境中醒来,浑身冰冷。

 

那分明是曾经随着庚征战的他 —— 整个人干净硬朗,身上没有一点魔化的气息,更别提被腐蚀了心智。

 

抬头,触目可及之处依旧是残破的星垣神祠,被荒流之力形成的结界所掩饰着,乌鸦的悲啼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刚因为梦境而恢复了许些神智的牧登有些茫然,身体颓然无力,连疼痛都无法感知到。环视周围,累累白骨似乎成为了指责牧登的罪证。他突然慌了神,想要丢掉手中沾满鲜血的巨锏。

 

瞬间有着很多的问题浮现在他脑海里,似乎像是触碰到了回忆的枷锁一般。每当他快要想起什么,都如同重物狠狠击打着他的头颅,强迫他不再去想。

 

他所追随的王,去哪了?!

 

为何他会一身的魔气,还被无法从这个结界里出去?!

 

他到底,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三】


牧登最恨三件事物。

 

一是魔物,二是妖邪,三是叛党。

 

他仍然记得,小时候生存在利爪跟刀刃的夹缝之中,跟着父母苦苦的在乱世之中寻找着安宁。妖魔横行,魔教乱党肆意妄为,大片土地被迫燃起烽火狼烟,数千万百姓流离失所。那是一个极度混乱的年代,可幸运的是,他们竟然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山坳,其中也还有着七八户人家组成的村落。看着他们一家,确实可怜,也相互帮衬照顾着,也给了牧登一家足够居住的地方。

 

那时候村落旁的河水清澈,直接用水壶舀上一壶,倒进口中便是一阵的清凉。在田野里捉几条蚯蚓,做个简易的小鱼杆,在河边坐上一下午,等暮色来临,就可以提着收获满满的篮子回家去。给邻居们分上几条鱼,整顿晚饭都可以吃得格外美妙。

 

等到了秋天的时候,门口麦田的小麦统统都染上了金黄色,和湛蓝的溪水,翠绿的山崖相互映衬,简直就如同画一样。年轻的汉子们赶着收着麦子,妇女们便开始着手准备着当日的晚餐,孩子们也被早早唤回了屋子里,要么翻着有些泛黄的连环画,要么就是听着那些老人们讲故事。

 

一切都是那样的祥和宁静,着实叫人不忍心破坏这副景象。

 

如果,没有那场变故就好了。

 

牧登直到后来都无法忘记那一幕,天突然变成了妖异的颜色,表征着什么不详的东西即将到来,他拾起刚打满水的水壶,正准备穿过麦田给在那边劳作的父亲送去,一抬头,却听见了凄惨痛苦的惨叫声音,还有隐隐带着兴奋的嘶吼。牧登愣在那里,明明那么遥远的距离,可是他却能够看清那边的情形。自己的父亲被一只魔物掐住了喉咙举了起来,他似乎不甘心的回头看了看,发现了愣住的牧登,想开口,却是快喘不过气来。

 

牧登看见父亲艰难的吐出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另一只利爪猛的刺穿了自己父亲的胸膛。那魔物脸上带着嗜血的兴奋。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父亲刚刚的模样,那是在叫他快逃!如同一道惊雷,在他耳边炸开,他撒腿就跑,不去顾忌身后的魔物随意丢下父亲的尸体紧跟着他而来。自己的母亲一脸焦急的将他揽进怀里,但下一刻又放开了,将牧登整个人都推进了草垛里。

 

“儿子,不要出声,不要有任何动作,忘记你所看到的一切!”

 

话语里带着决绝,牧登看着自己母亲拼命的堵住了门,可是终究抵不过魔物的力气。它们撞破了大门,如同之前一样的,残忍的将利爪刺进了牧登母亲的身体之中。肆意洒落的鲜血不但染红了牧登的视线,也将那颗年少的心彻底撕裂。

 

他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看着魔物张扬离去,直到自己整个人的意识再度回归本体,他才反应过来——这里,除了他以外,没有一个人生还。

 

那些熟悉的人,他们温暖的躯体都变得冰凉,自己的父亲与母亲死前眼睛睁得很大,死死的盯着某处。牧登知道,他们死得不瞑目。

 

河水不再清澈,金黄色的麦田被血染红了,耳边不再是小鸟的愉快歌唱声,而是乌鸦的悲啼。一片死寂。他跪倒在这片被血浸染的土地之上,跪了整整一宿,没有哭。




【四】


牧登流浪了三年。

 

他当过乞儿,遭受着人们的冷眼与恶人的欺辱。他也当过苦力,看着为了一点钱的老板鞭笞着不听话的工人。他见过最恶毒的咒骂,也看过最险恶的人心。也在数次魔物的袭击中侥幸活了下来。他始终都没有放弃过自己,因为他见过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东西,那种东西,叫做绝望。

 

但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年代,想要获得一口饱饭多么的不容易。牧登提着最后一口气,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却误打误撞的,走进了一座小村落里。

 

那年云垂闹饥荒,就算是最繁华的帝都之外,也可以看到因为饥饿而倒下的平民百姓。这样的年代下,最受苦的,也还是平民百姓们。牧登头昏到不行,他很清楚,要是他再弄不到吃的,他就要饿死了。就去偷一次食物,暂时填填肚子,不算太过分吧?偷偷溜进这间屋子里时他是这样想的。

 

牧登闻到了粥香,那碗粥就这么摆在桌上,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样。他绷紧了身子,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不惊动在背对着桌子那位妇人。

 

忽然间!他伸手端起那碗粥转身就跑,无视掉汤匙掉落在地上粉碎发出清脆的响声。

 

“诶?孩子你...等等。”

 

妇人平静温和的声音在牧登身后响起,牧登没有回头,他下意识的认为此刻一定是不能等下来的,那个人一定会将他手中的粥夺去的。或许是他跑得太过急躁,也或许是因为饿了太久的缘故,他竟然带着那碗一起摔倒在地,手中的碗摔成了碎片,他的手掌正好接触着那些碎片,一时间鲜血淋漓。牧登不去顾及,那碗粥洒了遍地,与尘土混在一起。还混杂着他的鲜血,他狼吞虎咽的去舔地上的粥,哪怕混着尘土,混着鲜血,可是他想活着。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将他扶了起来,他错愕回头,妇人正望着他,眼里满是不忍与怜惜。她为他拍干净身上的尘土,转身去另一边拿了一个饼,放在牧登的手里。

 

“快吃吧,先填饱肚子。”

 

牧登饿极了,将那饼几口吞下。奇怪,明明是冰冷的饼,为什么他觉得会那么温暖呢?一只手轻轻在他头顶揉了揉,随后放下来细小的为他将手上由碎片划伤的扣子清理包扎。妇人看到牧登那张因为饥饿而消瘦的脸,突然的是一阵心酸。

 

“我可怜的孩子。”

 

“今后跟着我们一起生活吧,虽然我们这算不上富有。但是有我们一口吃的,也不会少了你的。”

 

牧登第一次鼻尖一酸,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砸落在地上,与那些粥尘土混在一起。不少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嘴里,满嘴的苦涩。

 

他结束了自己流浪的生活。




【五】


牧登成长得很快,短短几年,便从瘦弱的小孩子,成长为了能够独挡一面的男子汉。他主动去找高人学了武艺,进步神速,动作间已有行龙虎啸之势。在这个群魔横行的时代,因为他的存在,竟然也能够护得这片村子一片安宁。就像是乱世之中的一处安康盛世。牧登暗暗发誓,不论如何,他也将守护住这片村子,哪怕也只是为了守护住那些爱他的乡亲百姓的笑颜。

 

可是身怀宝藏,总会吸引饿狼所至。

 

秘党派人前来,带着伪善的面具,披着漆黑的斗篷。蛊惑着牧登加入秘党。

 

“笑话,只守护这一处小小天地有什么用?在你看不到地方,也依旧是尸横遍野。”

 

“只有加入我们秘党,才会更好的发挥出你的力量。创造出你所想要的平安盛世。”

 

牧登神色冷淡,看着面前所谓的秘党人员。

 

“我拒绝。”

 

“为什么啊你这样不符合套路!”

 

“我只需要守护好这个村子便是。”

 

秘党所派之人冷笑了几声,极为不屑的看着牧登。

 

“你可知道,在你所注视不到的地方,也仍然有人如同当初的你一样,亲人分离,过着绝望的生活。”

 

牧登一愣,却突然看到当初那个痛苦而悲伤的自己。面前之人的话语似乎极具蛊惑力,他突然下定决心,他要诛尽天下妖邪,换来和平盛世。

 

这是一个残酷的时代,也是对于热衷于阴谋权力的人而言最好的时代。

 

——每一寸正义都可践踏,每一条人命都可蹂躏。

 

在牧登的加入之下,秘党得到了极大的扩展。他一心平定天下,纵马驰骋,所向披靡。随着秘党南征北战,脚下尸骨千万。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那些无数亡魂所铺成的道路所通往的,不是他所期望的平安盛世,而是秘党的权欲。

 

牧登甚至不知道,在他当时离开挚爱村子之后,秘党的铁骑便踏进了村庄。牧登所守护的村子,在他离去的那一刻,和平不复存在。只留下血腥气与哀嚎之声,以及他所挚爱之人的尸骸。

 

遇到了庚,他才意识到了这一切。



大概是如同世间流传的戏本子的套路一样。

 

英雄相遇,势均力敌,总会惺惺相惜。

 

秘党势力扩大,脚下的亡魂早已经铺成了他们的道路,庚率领军队讨伐秘党,与牧登相遇交战,大战整整三百个回合,都无法分出谁胜谁负。只是在交战过程中,庚便发现了牧登与秘党的不同。牧登一腔热血,双目清明,浑身上下皆是正义之气,没有一点阴险诡诈的气息。

 

“你为何加入秘党?”

 

牧登想也不想直接开口回答“为了建立和平安宁的时代。”

 

庚看着牧登,叹息了一声:“你是否相信眼前所看到事物呢?”牧登大为不解,庚伸手一指他身后的村庄,只见村庄里的房子开始燃烧起熊熊大火,遍地皆是因为秘党杀戮而造成的尸骸,惨叫与烈火焚烧房屋的声音在他耳边交织。脑海中回想起当初年少的自己眼见着妖魔将村民尽数猎杀的场景,眼前满是鲜血与废墟,可是此刻的景象比曾经更加的惨烈。而这一切竟然是由他所加入的秘党一手造成的!他双眼通红,像是从地狱中归来的恶魔,麻木的一次又一次的举起巨锏,将厮杀中的秘党士兵一一击倒。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了,他跪倒在那些曾经十分信仰他的村民尸体之中,梗塞得说不出话来。

 

“你说着安定天下,就是现在这副光景?”

 

“可否愿意,与我终结这乱世?”庚朝着牧登伸出手,牧登看着他,满目悲怆,反问道“你我区区二人,如何终结这乱世?”庚笑了一下,将牧登从地上拉起来。牧登看见面前的庚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似乎要将整片乱世燃烧殆尽。“乱世只需要一场烈火便可终结,而你,便是助燃着烈火的狂风。”

 

庚的话语,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牧登多年浑浑噩噩的生活之中。抛弃了旧日的绝望,抛弃了过往的悲伤,他拾起自己的巨锏,与庚共赴终结乱世的旅程。




【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仿佛牧登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快要撕裂了,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希望能够减缓一些痛苦。就算是被荒流之力强化过的身躯,也抵不过这突如其来的痛苦。牧登觉得自己的世界被某段记忆横劈成两半。

 

他看到了自己的王为了守护住他的身后而中了数支箭,也看到了自己义无反顾的走进星垣神祠的祭坛里,变成了他最为不齿的魔化之物。

 

牧登总会做着被曾经的自己杀死的梦,往往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属于他的理智才会回来片刻。他茫然的朝着虚空中伸着手,可是什么也握不住。任凭梦境中,梦境外,他的王,那些无辜之人的鲜血徒劳的在指缝之间流过。那是他用力也挡不住,抓不住,甚至无法阻止的。

 

“牧登大人。”

  

黑暗里,有一人潜行而来,像是黑暗里最恶毒的毒蛇准备给予人致命一击一般。声音低沉,带着当初一样的蛊惑的魔力。

 

“真不愧是牧登大人呐,能够承载着荒流之力,成为我星垣教最得力的武器!”他的声音里带着兴奋,像是看着自己最成功的实验品一样看着魔化之后的牧登。“果然还是黑暗最适合了。”

 

牧登双瞳里的血红色少许退去,回复了一丝神采。命运残酷的伤痕印在他眼底深处,无法抹去。

 

“你们,骗了我!”

 

那人望着牧登,眼睛里甚至还有一丝玩味“怎么能说是欺骗呢?牧登大人?”

 

“我们给予你永恒的生命,强健的体魄让你始终可以恭候你的王归来,你拿走了我们给予的东西,帮我们镇守一下神祠,也不足为过吧?”

 

“善与恶,没有绝对的永恒,也没有明确的界限。牧登大人,你真的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吗?”

 

声音里有着蛊惑的魔力,诱发着眼眶之中的血红再度蔓延上来,逐渐吞噬着理智,也逐渐将他拉进堕落迷失的深渊。

 

“呵,曾经立下累累功劳的龙将,如今变成了怪物,真是,格外的有趣呢。”




【七】


——为人君主,没有束手看着爱将丧命的道理。区区小伤,无妨。你冲前阵,我为你断后。

 

——龙将遵循君命,一马当先英勇破敌,是救我出险境才对。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这些眼泪,流到我死的时候再用吧。

 

脑海里某个场景骤然清晰,牧登惊醒。

 

他意识到,自己居然心甘情愿地堕入邪教的阴谋,居然成为了他最为不耻的妖邪!牧登挥舞着巨锏,将神祠四周的物体一一砸碎毁灭,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恐慌与不安。

 

他到底,在做什么?!

 

体内的荒流之力,在牧登肆意的破坏之下居然也被逼出了许些,落在地上化成了邪火,邪火之中映照的,是一张张绝望而扭曲的面孔。

 

有着进入神祠的失败实验品的脸,有着牧登曾经熟悉的乡亲们的脸,还有那些死得不瞑目的士兵们的脸,还有......他自己已经堕落迷失的脸。

 

牧登在清醒与堕落间挣扎,在希望与绝望之中苦苦哀求着拯救。这摆明就是一场骗局,奈何他居然也痴痴的信了!什么更为强壮的体魄,无非便是因为荒流之力而改造的魔化之体!牧登想起来,自己还在等待着王,他冲出去,想去寻找王的行迹,可是突然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掩住了他已经被魔化而扭曲的脸。意识里似乎有着两个小人在争辩,眼睛不断在清明与血红之间转换。荒流之力更加肆无忌惮的充斥在他身躯的每一处,望向着将他骨子里所带的那份正义一并驱逐出去。

 

“王......我要寻找我的王......”

 

“不,不,王见到了我的样子,一定会像梦境中那样杀了我的!”

 

“我是王的龙将......不,我一定要找到王,他会原谅我的。”

 

“不可能!王......最讨厌魔化之物了!”

 

眼前突然出现了庚的身影,牧登清楚的看到,他的王又一次的,对准了魔化的他,举起了剑。

 

皮肉与刀剑摩擦的声音,还带着心碎掉的绝望。

 

是啊,他的王永远是固守正义,坚站光明的一方。甚至爱憎分明,正恶绝对。怎么可能,再度谅解他呢?

 

这一次,终于没有人再一次的,拯救他了啊。

 

牧登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度睁开之时,双目已完全变为了血红色,再也找不出一丝正义的影子。

 

“我失去的,要让整个世界为我陪葬。令我失去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那身曾经的荣耀,已经被牧登彻底的摈弃入了深渊,连带着他自己,也彻底迷失了。




【八】


神祠之外,一袭黑衣之人神色复杂的看着内部的惨状。转而问着身旁的人

 

“为什么要让他彻底绝望呢?”

 

黑衣人身旁的人眼里满是不屑“既然你们为他设立的骗局使他堕落,那么——”

 

“已经堕入罪恶深渊的人,又为何要去再度奢望光明呢?”





= 牧登衍生同人歌曲 =



策划:尤物
小说:十六叶
手绘:非天
歌手:旧是旧人
音频后期:南烟斋
填词&海报:枫糯
原曲:TK(北嶋彻)《unravel》

烈焰焚心 炼狱灼身 唯有正气不灭
策马踏平云垂 铠甲已然残破
银霜染鬓 岁月留痕 只留着残躯之壳
荒祠等待君归 龙将舍身入魔


脑海中 撕裂的声音
时刻 在 提醒我
无休止的 厮杀中前行
那 一支利箭的凌乱 泪落
想要挣脱 试着挣脱
拼命挣脱 无法挣脱
碾碎一切坚守终成魔


拼凑着

残存记忆中的碎片
如花般随处的散落
寻你的世界 顽固亦执着

不问对错

勇士的悲歌 谱惊世之作
玉木的飞雪 将不朽淹没
若放弃寻你 我为何而活


亘古的承诺

【罪恶之手 不断摧毁】
【末路之斗 不断奔溃】
【屠戮之仇 不断急追】
【禁锢之咒 不断轮回】
【舍身之赌 隐于迷雾】
【散于尘土 归于何处】
【无情摒除 风雨不腐】

无路 可退

【时间之轴 不断错轨】
【梦境之友 不断重归】
【血染之眸 不断敏锐】
【狂暴之吼 不断**】
【妖力之奴 遍地枯骨】
【灵魂禁锢 无法救赎】
【化身魔物 万劫不复】

无奈着
坠入层层罪恶深渊
愿飞鸟般自由的解脱
灵魂的撕裂 违背的规则
无从辩驳

历史的长河 唱惊世挚诺
荒祠的天空 飘古老传说
我已经失忆 执念被剥夺

永世沦为魔

永世为魔
不想独活
不敢坠落
不能解脱

若无从面对 这无情之祸
将无可奈何 一笑而过
不要忘记我
为你而活的我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究竟如何寻觅
我要守护的你




= 牧登衍生同人插画 =






= 牧登衍生同人下载 =



【歌曲下载地址】

网易云音乐:http://music.163.com/#/song/521629494/?userid=133511612

5Sing:http://5sing.kugou.com/fc/16280089.html?qq-pf-to=pcqq.c2c


【插画原图下载地址】

https://ty-f.netease.com/forum/201711/30/221357lzkzcbpwt5twaeaw.jpg





【谕澜殿】
传承天諭文化,分享玩家作品。
本作品由谕澜殿内作者原创,未经过原作同意,请勿私自挪用修改。转载请私信作者并注明来源。本作品版权受网易官方保护。
欢迎分享、加入谕澜殿:和平、开放、有爱的官方玩家团队。
招募精英后期/视频/音频/功略/采访/同人作者,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13

主题

252

帖子

0

精华

积分
159
云券
1330
云垂声望
205
天币
242
发表于 2017-11-30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3909

帖子

0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67
云券
35287
云垂声望
7815
天币
4277

与子偕老谕传尺素云垂百晓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饼饼,么么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0

精华

积分
10
云券
43
云垂声望
4
天币
2
发表于 2017-12-1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打call!!!好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1613

帖子

0

精华

帝都之秀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9
云券
9744
云垂声望
2149
天币
2083

云垂小辩手灵珑职业勋章(30天)炎天职业勋章(30天)

发表于 2017-12-1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听原曲也是我超喜欢的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83

帖子

0

精华

积分
67
云券
265
云垂声望
27
天币
11
发表于 2017-12-1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海报超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3909

帖子

0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67
云券
35287
云垂声望
7815
天币
4277

与子偕老谕传尺素云垂百晓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骨荆 发表于 2017-12-1 00:32
打call!!!好听~

谢谢哦宝贝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3909

帖子

0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67
云券
35287
云垂声望
7815
天币
4277

与子偕老谕传尺素云垂百晓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钟离冰夏 发表于 2017-12-1 01:11
好听原曲也是我超喜欢的歌

对对对,原曲就超级喜欢,还喜欢那部动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3909

帖子

0

精华

实习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67
云券
35287
云垂声望
7815
天币
4277

与子偕老谕传尺素云垂百晓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Mixos 发表于 2017-12-1 15:43
好看!海报超酷!

海报出自枫糯粑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780

帖子

0

精华

平海奇侠

Rank: 4

积分
105
云券
1103
云垂声望
51
天币
10
发表于 2017-12-8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额....路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天谕官网论坛

GMT+8, 2017-12-18 11:0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