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谕官网论坛

今日: |昨日: |帖子: |会员:


查看: 1662|回复: 1

[图文故事] 云垂异物志——翠烟玉之琴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0

精华

天谕之民

Rank: 1

积分
2
云券
10
云垂声望
1
天币
1
发表于 2018-3-17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论坛,赚取积分可领珍贵论坛礼包,让你轻松玩转天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云垂异物志
翠烟玉之琴
/林羡鱼
青麟木还是棵二人合抱的小树苗的时候他便同我讲,他要灭度了。我那时尚不通世故,实在不明白灭度是个什么东西,只是从他眼睛里觉出了一些与往日不同的情绪,他便同我解释说就是我不能再陪伴你了。
我的胸口处揪痛了一下,那是一种我生而为琴灵以来从没有体味过的滋味,有些苦。
他灭度的时候便将灵体化去,化成了两个种族,一个叫元狸一个叫仙菇。
后来我不得不赞叹造物主——我的主人的神奇,打酒狸那里喝满了酒,再去伞村听着故事睡觉,这么好几百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直到我终于对这几百年如一日的过法儿厌倦了,后来听说小酒狸总喜欢在迷雾湿地抓鳄鱼烤着吃,我便去偷他随身带的酒来喝,它只道我是盈灵的客人,却不知我是谁,便朝我恼:“你这小姑娘,念你是我族的客人,什么好酒没招待过你,却作甚来抢我的酒,难道抢来的更好喝不成?”
我平生最恨人唤我小姑娘,谁让我我生来便这副身量不曾变过,心又道这小酒狸还不如我个小姑娘的半身高,将那酒瓶高举过头顶,它便急得直跳脚。
而后我却觉得手中一空。
“我道哪里的酒香,原来是小酒狸家的好酒。”便听得她狠狠灌了一大口砸吧砸吧嘴。
我是认得她的,是那龙徊的曾曾曾……不知道几个曾的孙女儿。
她便摸摸我的头,我心中感叹这姑娘长的实在有些高,我点了脚尖也才到她的胸口,隐隐约约仿佛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正想着她又道:“我认得你,妖精旅店的常客。”
她家的妖精旅店我也住过,“服务倒也算周全,只是……那床板着实有些硬,硌得我好几个晚上也没睡个好觉。”我道,睡不好便总梦到以前的一些事,但不管是什么事,总归是不开心的。
她扑哧一声笑出来,捏了捏我的脸道:“你这小身板满打满算也没几斤肉,怪不得硌得慌。”
旁边小酒狸抱着酒瓶子看着我的窘态幸灾乐祸。
我看出来了,你们是一伙的!
我想如果我没能遇见悦儿这丫头,我可能也不会遇见小洛一行,更不会去花狐村。但我偏偏认得了这丫头,偏偏遇见了小洛,偏偏去了花狐村,偏偏听得一声叱喝——“敢伤我族人。”
仿佛时隔千百年传来的一声,我最熟悉最陌生的那个人,就算换了模样换了种族,我也识得。我几乎要喊出声来。
他却又道:“在下司空千阳。”
我的声音生生梗在喉头,这个人就在我面前,我认得他,他却不记得我了。
我突然想起了他曾灭度时我胸口涌出的那种滋味,我不知道那时的感受是不是与如今相同,但苦涩滋味如一般难咽。
身为灵族的一员,自然有法子能使人看得见或看不见我,像小洛便看不见我,悦儿与他却看得见我,但当着小洛的面总不能朝着空气说话,后来他私下见了我,似有所指道:“你这浑身的气息有些像我族的神器,翠烟玉。”
他如同千百年前一般聪慧,我神色复杂地回他:“你可唤我阿烟。”
我这么答,他便懂了,大概因着我是他族神器之灵的缘由与我略微亲近了些,听说我喜欢喝酒便喊来小花狐领我去品一品狐族酿的果酒,我尝了尝总觉得酒狸那一族的酒着实有些退步了,竟不如这果酒甘甜香醇。悦儿尝了却没觉出什么不同,便笑道:“大概因人而异,因景不同?”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
司空千阳那只狐狸时常独子在屋后吟一首歌谣,我不敢靠近,声音有些远,我听了许久,才大约摸听出那是首什么——青丘风,浮云雨,化作灵狐指尖跃。
我悄悄去问小花狐,那些小狐狸却对此三缄其口,仿佛是什么禁忌。
悦儿便揪住我的后颈骂我傻子,我顺口反驳她:“你才傻子!你曾曾曾……那个不知道几个曾的爷爷也是傻子!”
她便拿我没辙了,谁让我这辈分高的吓人呢。
悦儿便眨巴眼睛道:“有闲功夫在这里问这些胆小的小辈狐狸们,怎的没那工夫去捏个诀入梦看看?”
我看她一板正经的表情,心里思量这丫头肯定又打了什么鬼主意,无非是也对司空千阳那狐狸的往事好奇,我心中虽对此十分不齿,却还是耐不住好奇随她去了。
看完之后,悦儿便皱皱眉道:“这跟望月那小子说的怎么不一样,也忒偏颇了些,果然是好色又没品的九尾狐狸!”
我说:“悦儿丫头,说话可不能学望月那小子这么偏颇,可不是所有的狐狸都好色又没品的。”
悦儿斜睨我一眼:“你个小身量说谁丫头呢!”说罢便要来捏我的脸,我捏个诀便跑,一转身却撞上一觉醒来打屋里出来的司空千阳。
我摸摸鼻子道:“没撞疼你吧?”
悦儿在一旁直撇嘴,那意思: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瞪她:我老人家身子骨好着呢!
后来果真如他千万年前预言的那般,云垂四处魔气暴动,青麟木也未曾幸免。
我与司空千阳打青麟木外围看向那里的滔天魔气。
已经取不出来了。我一字一顿道,除非有人以毕生灵力替代它。
我的琴身封印在这里无数年岁,牵一发都会动全身,青麟木会瞬间分崩离析。
他盯着我看了半晌,吐出一句,将我震在当场。
我可以替代它。他说。
我说那你怎么办呢,你这百多年的修为怎么办呢?
他拢了拢毛裘,站起身来遥遥望了望青麟木的方向,那是小洛与望月一行人赶来的方向。
我便懂了。
我想了想,同他道:“那你便将我也封印进青麟木罢,借青麟木这等天地神物,应当能撑十年,十年之后望月将我的琴身带来,你便可从青麟木脱身了。
他便问我同样的问题:“那你如何?
我如何?自然是魂飞魄散云垂不见啊,可我不能这样同他讲,便不甚在意地笑道:“我这等灵物,千百年都过了怎么会在乎这十年。
他千百年前灭度时是为了苍生,而今转世弑母也是为了苍生,我舍了自己甘愿为他,他却说:“你为苍生舍下这十年,我还是敬佩的。
可是,我想告诉他我只是为了他。
我面前这个人。不,这只狐狸。
司空千阳。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十年于我这一生千万岁不过沧海一粟,可我觉得,即使十年之后我便消散于云垂,只要这个人能与我,只与我一起共度十年,也是值得的。
他似有所感,转头看我,而后一如千百年前的他一样,温文儒雅地笑:“阿烟,多谢你。
他唇角勾起一刹那,我脑海中浓情蜜意的幻想在这一刻被悉数打回原形。
不谢。我说。
这一生,我于他而言,大概也只有多谢二字了。
远远地我看见望月与小洛他们赶来,捏了个诀将身形隐了,小洛四处看了看,问他:“你在同谁说话?
司空千阳看我一眼:“一位恩人。
小洛一面朝青麟木走着一面:“他不留下来帮忙吗?
她已经帮了最大的忙。
我跟上司空千阳的脚步朝他笑笑。
如此,也好。至少我终于明白那种苦涩却甘醇的滋味——名为别离,名为重逢。


我是林羡鱼,一只咸鱼o(* ̄▽ ̄*)ブ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

头像被屏蔽

0

主题

1

帖子

0

精华

禁止访问

积分
110
云券
5
云垂声望
129730
天币
0
发表于 2018-3-20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被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天谕官网论坛

GMT+8, 2018-10-23 18:3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