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谕官网论坛

今日: |昨日: |帖子: |会员:


查看: 311|回复: 2

[图文故事] 【谕澜殿】[图文] 碎似轻风 <玉虚x光刃x炎天>(PART9-10)

[复制链接]

3

主题

124

帖子

0

精华

积分
94
云券
545
云垂声望
61
天币
18
发表于 2018-3-26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论坛,赚取积分可领珍贵论坛礼包,让你轻松玩转天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一枪穿破九霄云 于 2018-3-26 17:09 编辑

004538trdrs1y9ril4ri4n.jpg

【写在前面】

【本文作者为 @墨灬子羲  @易玄玑WingsFer  以及我,共同创作 】

【男男耽美向,正剧风,CP玉虚光刃炎天,炎天总受,三劈高能预警】

【还!有!历史的车轮滚滚碾压而过的痕迹】

【可能很长,三劈注意,强制注意,飙车注意】

前文链接  碎似轻风(1-8)

本同人文与条漫《云垂动物园》配合阅读,效果更佳链接请戳  云垂动物园-第一话


——————————————————
9.jpg


Part 9 图穷匕见

风破羽的慌乱只有一瞬,他的反应速度极快,立刻去摸腰间的配枪,不料想竟然摸了个空。“你在找这个?”云麒在他的身旁,嘴角微微勾起,手里掂着他那对银蓝色的配枪。

“你什么时候……”
“你连我在这里都不曾察觉,又怎么可能察觉我何时拿走的。”云麒笑了笑,随手把配枪丢出了窗外。

“你们两个想做什么。”他眉头皱起来,慢慢地后退,试图拉开和两个人的距离。

“我结契想要教训你一下,而我,也很有兴趣。”云麒笑道。

[color=800] 风破羽震惊地转头看着一旁的光刃弟子,“你结契……?”

在最后一缕暮色中,黑白色的两仪长袖翩然翻飞,是他在被制住前的最后一个印象。紧接着,他就被狠狠地压制在一张档案台上,紧接着,双手就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捆了起来。

黑红交错的猎火,领扣被风破羽紧紧地扣到最后一枚,门派弟子高阶制服猎火的皮料质地很好,细腻结实,带有一点柔韧的弹性,勾勒出他劲瘦的腰线,炎天帝院的男弟子制服向来严严实实,又是皮革所制,紧贴在身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禁欲感,风破羽被压在台子上,翡翠色的眼眸,看着欺身上前的光刃。

“流霆,”他的声音和气息有些不稳,却依然透着冷毅,“你考虑清楚了吗,袭击长官,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哈,”流霆一声冷笑,伸过手捏住风破羽的下巴,左右打量,漫不经心地说,“七阶龙将长官,有话现在赶紧说,我怕你等下,可就说不出来了。”

风破羽压根不相信流霆和云麒有胆子敢在这栋资料楼里杀了他,因此纵使被制住,他也觉得,这两个家伙应该只是想作弄自己一番,他甚至心里已经打算好,等脱身后,从明天起,怎么要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六阶军官好看。

只是真想不到,云麒竟然也是这种人……

流霆把手伸向猎火的领口,慢慢地开始解扣子,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夜幕的遮掩下,一切进行得无人察觉。风破羽只觉得胸口一凉,整件猎火的暗红色里衬便从中间散开,结实的胸口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你们干什么!”

风破羽又惊又怒,他自幼在军队长大,岩锤军风气向来端肃持重,再加上一直以来的环境相对单纯,因此万万没想到,这个光刃弟子胆大包天,竟然敢……

“干什么你,你!……”惊怒交加之下,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话都说得不太顺畅,流霆皱了皱眉头,说,“云麒,让他安静会儿。”紧接着,似乎有一条布条勒进了他的口中,顿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能一边挣扎,一边从嗓子里发出闷哼声。

“你就给我好好记着,这教训是谁给你的。”光刃弟子居高临下,捏着风破羽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番,才俯下身,看着他的脸说道。

“最好一辈子都牢牢记住。”


(以下内容由于zhengce原因未能显示,敬请谅解。如需完整版,敬请移步作者乐乎“
五月暮羽”)









3

主题

124

帖子

0

精华

积分
94
云券
545
云垂声望
61
天币
18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10.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art 10. 岩锤之鹰


风破羽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刚好是他平时会醒的时辰。


他模模糊糊记得昨天夜里是云麒把自己送了回来,再有什么细节也想不起来了。从床上慢慢地撑起身体坐起来,浑身的酸痛和某处传来的钝痛,以及身体上依然能看出来的青紫痕迹,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了风破羽昨天的事情不是一场荒诞的梦境,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云麒,流霆。


风破羽咬紧了牙,手攥着醒来就盖在身上的薄毯子,骨节泛白。身上很清爽,并没有黏腻恶心的感觉,似乎是云麒昨晚送他回来后又给他洗过澡。

风破羽正要起身,却一扭头看到昨天自己那件猎火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边,自己惯用的神机鬼械也压在上面,立刻从心底泛起一股干呕的冲动,他慢慢爬起来,从衣柜里拿了一身昼云换上,严严实实地遮住自己身上昨天留下的痕迹,这才按铃把勤务兵喊了过来。


“长官。”没出片刻,勤务兵出现在他的门前。


“昨天我回来时是什么情况。”他尽量轻描淡写地问。


“昨天大约戌时三刻,您被云麒长官送回来的,说是小聚喝多了酒,当时您确实满身都是酒气,昏昏沉沉的样子,云麒长官坚持要把您送回房间,停留了大约一刻钟稍多一些,”勤务兵眉宇间划过一丝忧色,认真地说,“长官,过量饮酒伤身,您向来不喝酒的。”


“……我知道了。”风破羽按了按额头,“以后我会注意,不会再有。还有,这件衣服……”他把目光落在猎火上,果断地说,“沾了酒气,不要了,扔了吧。”



按照往常霜戟军规定的作息时间表,风破羽准时出现在了办公间。流霆所在的工作位置还是空的,而云麒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了日常的工作。


他定了定神,走到自己桌前,拉开椅子。云麒察觉到对面有声音,抬起头来,点了点头当做打招呼,依然是平素那副温和有礼又疏离的样子,让风破羽甚至产生了一个怀疑,昨天晚上那个云麒压根就不是他。


不过片刻,同僚们陆陆续续地进了办公间,开始每日的整理和工作,流霆和隔壁工作间的姑娘一边说笑一边从办公间路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样的平静一直持续到了上午结束,到了午间修整的时刻,同僚们纷纷起身准备去吃午饭,风破羽怕别人看出异状,动作刻意放慢,落在最后面。


他一上午都在想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风破羽出身砥石军籍,父母都是岩锤要塞的高级将领,可是说是从小到大都是在帝社军里度过,从军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本来年纪轻轻就坐上七阶冲霄真统龙将的位置,正是前途不可限量的时候,在一次和北狼对战中,腿意外受了伤。岩锤的长官怕他在前线冲锋陷阵再出什么事情,最后一纸调令把他调到了苏澜这边,负责新兵演练和布防。


若是把这件事说出去,云麒和流霆袭击长官罪名成立,判个十年二十年不成问题,但是同样自己的名声也算是完了。风破羽不愿意离开帝社军,他当初就是因为不愿接受因伤退役才选择了调动到苏澜,更不愿意让自己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至于调离……他刚从岩锤调到苏澜来,难道还要再想办法调到帝都圣剑军去?


思来想去,风破羽只能选择忍而不发。


他甚至担心这件事情被那两个人说出去。


他有心事,神思便有些恍惚,没留意到流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了自己身侧,只觉得腰上被人摸了一把,猛地回头,对上的是一脸坏笑的流霆。


“还疼吗?”他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低声问。


“你!……”风破羽乍一看到流霆,顿时一股热血涌上头顶,恨不得拔出枪来,一枪崩了这个家伙,这时候走在前面的几个同僚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看到流霆和风破羽在一起,不由得诧异地问道:“流霆,风长官,你们俩在后面干什么呢?”


听到同僚发问,风破羽强压住杀人的冲动,脸色铁青不说话,倒是流霆笑着说:“我的军演制服不是脏了吗,风长官说愿意把他那件给我,不过我们两个身材尺寸不太一样,我来找他看看差多少。”说罢还煞有介事地量了量风破羽的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中一个同僚笑道,“风长官的制服你可穿不了,那天下午军演的教训你忘啦?”


“说的也是,”流霆笑嘻嘻地拍了拍风破羽的腰,“那,风长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制服就不必啦!”


看着风破羽的脸色,流霆嘴角一勾,趁着前面同僚转过头去的功夫,语气轻佻地低声调笑,“风长官,看不出来,你的腰挺细啊!”


说罢不顾站在原地气得发懵的风破羽,摆摆手扬长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7

主题

2825

帖子

0

精华

花海精灵

Rank: 5Rank: 5

积分
226
云券
8980
云垂声望
795
天币
521
发表于 2018-4-18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嘞?更新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天谕官网论坛

GMT+8, 2018-4-24 03:2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