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谕官网论坛

今日: |昨日: |帖子: |会员:


查看: 952|回复: 0

[视频动画] 【谕澜殿】[视频]望花

[复制链接]

156

主题

1047

帖子

0

精华

积分
320
云券
4555
云垂声望
1752
天币
1041

精英玩家勋章

发表于 2020-6-14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论坛,赚取积分可领珍贵论坛礼包,让你轻松玩转天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财迷枫糯 于 2020-6-19 08:33 编辑


http://cc.163.com/v/5ee501515655da63cc2b6aef/
QQ图片20200615230057.jpg


原曲: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策划/文案/填词:梨子
歌手/后期:妄言
视频:清脆的铃声
曲绘:瑞奇
海报:夜雪梦魂

文案
“你有故事,我有酒。喝完这杯,大路朝天各边走。”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和灵晓芯来观海楼前的石柱上了。看着灵晓芯从包里又掏出一瓶醉生梦死,炎哉一把夺了过来。
“你抢我酒干嘛,还我!”
“你喝的这么酩酊大醉,以后还怎么悬壶济世。”
“要你管!狗炎天,快把酒还给我,不然别怪我的铃铛不认人。”
“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怎么说我们都是和平解契,你也不要这么谋杀前夫吧……”
话还没说完,炎哉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看向自己,缩了缩脖子。炎哉沉默了一会,看着灵晓芯把最后一瓶醉生梦死喝完,整了整衣襟。
“我说,灵晓芯啊,以后你一个人怎么办?”
“就像…就像你说的……悬壶济世。或者,或者在云垂大陆上找找,让灵珑谷开花的方法吧”尽管灵晓芯喝的满脸熏红,但似乎说的也不是胡话。
“这样也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总比我们每天被林恩那个扑克脸整天催着研究机械好多了……谁!”话刚说完,炎哉就感觉周围空气一窒。
“桀桀桀,都说云垂是片沃土,雁回那片黄沙满天的地方怎么会是沃土呐”
不远处的虚空中走出一个人,一个北狼先知。
“北狼人,你们怎么会从海上过来。”炎哉迅速掏出双枪质问着北狼先知。
“北狼人嘛,听说你们的赤血酿很好喝,你带了吗?”灵晓芯似乎没有意识到一个北狼人出现在云垂内部意味着什么。
“都说灵珑门派上下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看来所言非虚。倒是你这个炎天,知道我们偷渡云垂,今天是留你不得。流魄!上,杀了他。”
“是。”虚空中一声答应,便响起一阵吟唱。
炎哉觉得周身一紧,就知道是流光的灵魂禁锢。
“哼,藏头露尾真是流光的特点。”炎哉大喝一声“魔能甲,杀戮风暴!”。
“有点能耐,那你来试试这个,幽夜之握。”流魄放出招式的同时在空中现出身形,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芊心!”灵晓芯再怎么不谙世事,看到炎哉被打也知道要来帮谁,而且对面两个人身上有些令人讨厌的气息。
四个人就这样僵持到芊心结束,流魄一个魂镜,追魂之魄,虚空流转,追魂二段打了炎哉一套猝不及防。
炎哉从地上爬起来,拭了拭嘴角的鲜血“真是讨厌你们这群阴冷到骨子里的人。”讲双枪别在腰间,从背上取下自己的狙击枪。这个平台根本不是用狙的好地方,可是没办法,再不使出全力,今天他和灵晓芯都要交代在这里。
“穿云,聚能,震荡,震地,暗灭,震荡,死亡狙击!”短短的几秒钟,炎哉的枪口宣泄出的赤焰将枪身周遭的空气略微融化了。
“或许先知是想让我杀你……咳咳,可是你不知道我想杀的根本不是你,咳”炎哉最后的死亡狙击终究还是击穿了流光的防御,一缕殷红挂在流光的嘴角,让原本俊美的流光平添了一股妖异。
“一念堕魔!炎哉,你就陪我的寂灭修罗好好玩玩吧。”一声响指,一个眨眼,流魄来到灵晓芯面前,在灵晓芯的背后插了一个魂镜“魂域,幽夜暗握,魂珠,追魂之魄,归位,流转,二段”。
灵晓芯因为酒力,没有反应过来被流魄击倒在地。而另外一边北狼先知和寂灭修罗缠住了炎哉,让他无法支援,只能眼睁睁看着灵晓芯从平台边缘倒下掉入海中。
“不!啊啊啊!你们!都!得死!”愤怒让炎哉的双眼变得通红,如果仔细看能看到他的背后有个手持双枪的虚影。
“不好,是赤帝投影。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赤帝后裔。”流光舔了舔嘴角,身上也燃起一股战意,然而没有然后了。
“黑铁刀山,蓝钢狱牙,螺旋刃,天火,灭屠战机,毁灭连爆”一套接着一套技能从炎哉手中喷薄而出。炎哉就像上了发条,不见停顿,整个平台也因炎哉持续的输出地形小了一圈。一阵硝烟过后,地上只剩下两根法杖一根属于流光,一根属于北狼先知。
似乎爆发了太多潜能,炎哉转向灵晓芯掉下去的方向准备寻找时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
后来北狼大举入侵雁门关,有人看到一名将领一头赤色长发,两把神出鬼没的双枪,一柄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长狙。
再后来这名将领屡建奇功,云垂皇室赏无可赏,便问他想要什么。将领想了一会
“把观海楼改成望花阁吧。”
曾有赤焰舞蛟龙,
穿山裂石碎长空。
观海谁料成花冢,
沧浪依旧人不同。


歌词
记忆中的画面 逐渐失去颜色

不愿活在历史长河被人颂歌

拎起手边的壶酒 这方天地一如昨

至少我会知道 缺一份鲜活

我曾经不舍得 是记忆中的我

所谓桀骜如今是我尝过的苦果

幸遇流萤漫夜空 分不清谁是星辰

直到那刻才明白眸中是什么隐没



寻找着 灵珑谷花开

和有我的未来 也避开所有意外

读懂你不易的过去现在

相忘于云垂之滨的守望相助

有朝一日 身畔有云海鲸歌

也回忆起 未央里赏无可封

我看见 我听得见 我遇见



如果我曾洒脱 遇见你的时候

你的笑靥就不会挂在我心头

从此赤焰诞生了 一丝盎然的气息

风拂过长空留下灵珑的生机



记忆中的画面 逐渐失去颜色

不愿活在历史长河被人颂歌

拎起手边的壶酒 这方天地一如昨

至少我会知道 缺一份鲜活

我曾经不舍得 是记忆中的我

所谓桀骜如今是我尝过的苦果

幸遇流萤漫夜空 分不清谁是星辰

直到那刻才明白眸中是什么隐没



寻找着 灵珑谷花开

和有我的未来 也避开所有意外

读懂你不易的过去现在

相忘于云垂之滨的守望相助

有朝一日 身畔有云海鲸歌

也回忆起 未央里赏无可封

我看见 我听得见 也遇见



如果我曾洒脱 遇见你的时候

你的笑靥就不会挂在我心头

从此赤焰诞生了 一丝盎然的气息

风拂过长空留下灵珑的生机


最初的最初啊 为各自的理想

所有相遇与交织都有一个方向

就算前路再曲折 相守于云垂之上

这云垂好像也不算白白走一趟

最后的最后已 无人陪伴着我  

在轰鸣的机械声里掩饰着落寞

故事精彩纷呈过 就像说书人曾说

一如汐语湾看到 潮起又潮落

唤枯荣之灵以生 御焚天之炎以诚

在纷争的舞台你我也璀璨过 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